武汉肺炎“危情”22日

武汉肺炎“危情”22日

在钟南山披露的广东病例中,有两人没有去过武汉,但在家人去过武汉后感染。此外,有15名医务人员在护理一名患者过程中被感染,这仍属于一代病例传播给二代,没有突破二代传播给三代的情况,仍属于“有限人传人”的范围。 病毒一直在变异,其在人体内变化的生物规律很难讲清楚,但及时预防、隔离、观察,不让它传播的话,超级传播者产生的几率就降低许多。专家组给出的建议是,“希望人群现在能不到武汉去就不去,武汉人能不出来就不出来。” “现在的情况不会重复17年前的非典……我不相信它会像非典造成的社会影响和经济损害那样大。”钟南山认为。

世卫组织:将召开紧急会议,评估武汉肺炎疫情

世卫组织:将召开紧急会议,评估武汉肺炎疫情

世卫组织将于本周三(2020年1月22日)召开关于中国武汉肺炎疫情的紧急会议,决定是否将武汉疫情定义为“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”。

“节骨眼上”别恐慌别忽视,公共场所请戴上口罩

“节骨眼上”别恐慌别忽视,公共场所请戴上口罩

面对疫情,不需要恐慌,但是也不能掉以轻心。我们每个人都是疫情防控链条的一环,对自己负责,也对他人负责,从公共场所佩戴口罩做起。

手机信号塔的辐射风险是否被低估了?

手机信号塔的辐射风险是否被低估了?

近二十年来,对来自信号塔和手机的电磁辐射是否存在健康风险一直争议不断。

跨越明清两朝,历时249年建成,巢湖姥山塔的传奇

跨越明清两朝,历时249年建成,巢湖姥山塔的传奇

如君山之于洞庭、西山之于太湖,位于安徽中部的巢湖亦“有山如螺,浮于其中”,那就是姥山。姥山是巢湖最大的岛屿,与散落在周边水域上稍小的姑山、鞋山,合称巢湖三山,分别对应着当地“古巢州地陷”传说里化身为山的焦姥、焦姥之女焦姑以及焦姑跑丢的一只鞋。

<
>

要闻

推荐

页面底部区域 foot.htm